社會網絡、制度信任與農民環境治理參與意愿之MPA分析--以農業廢棄物資源化為例

來源: www.cdduwq.com.cn 作者:vicky 發布時間:2019-05-09 論文字數:41584字
論文編號: sb2019041609472525870 論文語言:中文 論文類型:碩士畢業論文
本文是一篇MPA論文,本研究社會網絡和制度信任對農民參與農村環境治理意愿的影響,將有助于我們了解這兩個因素對農民參與農村環境治理意愿的影響機制,有助于更全面地了解農民參與農村
本文是一篇MPA論文,本研究以農業廢棄物資源為例,研究農村農民的社會網絡和制度信任如何影響他們參與環境治理的意愿。在回顧和梳理相關文獻的基礎上,構建了社會網絡,制度信任和農民參與農業廢棄物資源化的意愿的概念模型。通過問卷調查,獲得了 1265 份有效數據,并通過因子分析和多元線性回歸分析等統計方法驗證了研究假設。

第1章 緒論

1.1 研究的背景及意義
1.1.1 研究背景
十九大報告指出,鄉村振興,要著力整治鄉村環境,實現村容村貌“靚變”,鄉村要美,環境是首位。然而,當前我國的農村環境污染問題模一直依靠政府單方面的治理,這種傳統的治理模式要取得效果,就必須掌握完整的信息,擁有強大的監督能力以及較為嚴厲的處罰和較低的成本(埃莉諾.奧斯特羅姆,2000)①。但是農村上述各方面的條件都不完善,甚至欠缺,因此提高農村環境治理中的公民參與是解決農村環境問題的突破口。哪些因素能夠影響農民環境治理參與意愿呢?學者們對于農村環境治理中存在的問題關注并不算多,并沒有學者深入去研究這些問題。其中,多數研究分析了人力資本(帥傳敏、張鈺坤,2013②;李鵬,2014③)、物質資本(蔣磊等,2014④;張穎、陳艷,2012⑤)、環境公共政策(魯先鋒,2013⑥;辛方坤、孫榮,2016⑦)等因素對農村農民環境治理參與意愿的影響,強調了人力資本、物質資本和環境公共政策等在促進農村農民環境治理參與意愿的重要作用。然而,在農村由于正式制度的缺失,農民參與農村環境治理的意愿并不強,農村環境治理的效果并不理想。有研究指出,農村社會網絡對農村農民參與環境治理的意愿具有重要意義,社會網絡的結構特征和關系特征是解釋農民參與環境治理意愿的關鍵因素之一(王海軍、李艷軍,2012⑧;曠浩源,2014⑨)。農業廢棄物是農村環境治理中的一個重要方面,對其進行資源化利用具有多方面的益處,比如環境效益,即對凈化環境具有促進作用,經濟效益,即增加農民的收入水平等(何可、張俊飚,2014)⑩。本文認為,農民參與環境治理( 例如為農業廢棄物資源化) 有利于農村環境衛生;同時,農村環境治理是個公共性問題,不是一個人所能治理的,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才能達到理想的治理效果,即農村環境的治理具有“集體行動”的屬性。已有研究指出,社會網絡能夠溝通信息、強化認同,降低行動成本并克服“搭便車”的困境促進環境集體行動(童志鋒,2012)①;而基于制度信任所形成的“軟約束”同樣能引導農民正確認識人與地、人與自然的關系,有助于驅動農民資源節約行為,進而提高農民環境治理參與的意愿(王建明,2013)②。因此,對農村環境治理的研究,不僅僅要考慮農民的個體特征、家庭特征和一些外部的環境公共政策,還需要考慮農民個體的社會網絡因素和當地一些相關制度性等因素。
因此,本研究以農村農業廢棄物資源化為例,基于自我中心網絡的結構和關系特征,即社會網絡密度、網絡規模、網絡中心性、網絡強度、網絡異質性和制度信任探求社會網絡、制度信任與農民參與農業廢棄物資源化的意愿的關系和作用機制,為農村環境治理提供相關建議,提高農民參與農村環境治理意愿,改善農村環境。
.........................

1.2 研究內容與研究方法
1.2.1 研究思路
本文沿著“理論分析——實證分析——研究建議”脈絡展開研究,通過文獻回顧和理論推理,建立研究假設,進行實證分析以驗證研究假設,總結本文的觀 點,并結合研究結論,為促進農民參與農村環境治理提供研究建議,并指出研究的不足及未來的方向。具體來說,首先說明本文的研究背景、研究意義、研究內容、研究方法和創新等;其次界定社會網絡、制度信任、參與環境治理的意愿和農業廢棄物資源化等主要變量,并提出本文的基本理論基礎;再者,緊接著回顧文獻,就兩個變量間的關系進行假設,并運用實證分析法驗證假設;最后在實證結果的支持下,為改善農村環境提出政策建議。圖 1 給出了本文的技術路線。

.......................

第 2 章 相關概念與理論

2.1 相關概念
2.1.1 社會網絡的概念
英國著名人類學家 Barnes(1954)最早提出了社會網絡的概念,他用社會網絡來表個體之間的關系①。此后許多學者把社會網絡運用在社會學和人類學的研究中。本文經整理,總結得出關于社會網絡的的諸多概念,不同的學者有不同的見解與觀點。Laumann,Galaskiewicz&Marsden(1978)認為社會網絡是由個人、群體、組織、國家等通過一定的社交關系(如友誼,交易關系,同事等)形成的網絡關系②。之后,Cook(1982)對組織的研究指出,組織間的網絡是指“兩個或兩個以上群體組織的聯接所形成的復雜的交換關系”③。Hakansson(1987)研究指出,社會網絡是由一個個結點和結點之間的聯系構成的集合,這種集合包括結點、資源和活動三個基本的要素,同時指出社會網絡是由提供各種資源的個體所組成的,是處于群體中各個主體獲取各種資源、社會支持以便識別與利用機會的網絡結構④。國內學者黃海云、陳莉平(2005)認為社會網絡由網絡中的個體和個體之間的相互聯系組成的,也就是說,社會網絡是有個體與個體間的關系構成的整體的網絡系統⑤。在各種不同的社會網絡中,這種聯系或者關系的表現形式以及意義也不盡相同。
對社會網絡較成熟的定義是由 Adler&Kwon(2002)提出的,他認為社會網絡是一個相對穩定的系統,由個人之間的社會關系組成,并將“網絡”視為一個行動者,把“網絡”看作是行動者(actor)的一系列社會關系(social relations ties),包括血緣及婚姻的親屬關系、層級組織下的職權關系、非正式友誼的社會關系等,這些關系相對穩定的模式就構成了社會結構(social structure),也即社會網絡(social network)⑥。本文參考 Adler&Kwon 和國內學者黃海云、陳莉平的定義,認為農民的社會網絡是指農民在與他人進行交往,并且在社會交往的過程中,彼此形成信任的關系,然后,通過這些交往的關系可以獲取自己所需的資源。具體來說,即為農民個體或家庭擁有的親戚、朋友、熟人等構成的關系網絡。中國是一個典型的關系社會,這對農民來說也不例外,社會網絡無論是在生活中還是工作中,都能夠對農民產生極大的影響,擁有良好的社會網絡能夠給其提供各種便利。
2.1.2 制度信任的概念
談到制度,大家首先想到的必然是新制度經濟學。新制度主義首先提出了制度的的基本概念,并將其作為制度主義分析方法的基礎。彼得.霍爾和羅斯瑪麗.泰勒作為制度主義學者,他們對制度有著全面的理解,在他們所發表的文章中,他們認為制度政治系統中正式的或者不正式的系統程序與某種規范。制度的范圍很廣。一方面,其可以是某種習慣,也可以是某種習俗,這種習俗或習慣能夠影響人們的行為;另一方面,制度指政府實施的某種規則標準與政策法規等。作為新制度主義的代表人物,道格拉斯 C 斯的觀點是:制度就是政府部門人為的制定一些禁止或約束人們的相關規則,通過這些制定的規則,來達到禁止或約束人們的某種行為與活動。當然,制度不光有約束或禁止人們進行某種行為或活動的功能,同時制度也通過制定一些允許條例等,明文規定人們在某些條件下可以進行某些行為或者活動。諾斯同時認為,制度由正式的規則或者非正式的規則組成。 非正式的規則一般是指一些習俗,倫理,以及意識形態等,這是歷史文化的積累形成的,而正式的規則一般是指政府或者權威部門出臺的政策法規等。制度是一個非常抽象的概念,通常指的是穩定和重復的,有意義的符號或行為準則,通常包括正式的組織,規則和規則,規范,期望,社會結構等,達到并約束人們的交往行為(周雪光,1999)。
..........................
 
2.2 理論基礎與依據
2.2.1 計劃行為理論
1988 年 Ajzen 提出計劃行為理論,該理論的核心觀點是:一個人的時候行為與意愿受到三種因素的影響,一是行為態度,二是主觀規范,三是知覺行為控制。這三個因素相互作用,決定著個體的行為,改變著個體對某種事物的態度和意愿。具體而言,就是說,如果一個人對某種事物的態度越積極樂觀,并且他所獲得周邊的幫助與支持越多,那么這個人的行動的意愿就越大。相反,如果一個人的態度消極,他所能夠獲得的支持越少,那么他采取某種行為的意愿就越小。那么什么是主觀規范呢?主觀規范是指的當一個個體在進行某種行為或將進行某種行為時,所受到的一般性的社會規范或社會期望。一個人在進行某種行為或將進行某種行為時,總會考慮周邊環境以及社會普遍規范對他的影響,所以主觀規范是通過普遍的社會規范來作用于個體態度與行為。知覺行為控制則是指當一個個體過去的經驗越豐富,積累的知識越多,并且其對未來有個很好的預測,那么其就越擅長控制自己的態度與行為。
具體到本文的研究,農民所處社會環境與所擁有的社會網絡會影響其對農村環境治理的態度,進而影響其參與農村環境治理的意愿,同時行為也會刺激感知。農民對制度的感知也是這樣,農民對制度越信任,其所表現出的參與農村環境治理的意愿越強。這一理論為本文研究的主旨提供了理論依據和支撐,使我們能夠更好的解釋基于社會網絡與制度信任對農民參與環境治理意愿的影響機制。
2.2.2 社會認知理論
社會認知理論從環境、人的認知及其意向與行為三者的互動關系中來思考人的認知形成與行為表現,并且認為意圖和行為是由個人互動的環境和認知因素決定的,這種影響在不同的時間與地點,其影響也不相同。個體所處的環境影響了其對事物的認知,當個體認知發生改變時,其意向也受到影響,三者之間相互作用。社會認知理論通過對行為、環境和認知三者之間的互動關系進行考察,為學者們在探索農民參與農村環境治理意愿的影響因素及影響機制中提供了更好的視角,因此正被應用到大量的研究中。具體到本研究中,社會網絡作為農民微觀環境的典型構成以及農民對農村環境治理相關制度的認知與信任,必然與其參與農村環境治理的意愿有著相關聯系。
.........................
第 3 章 文獻回顧與假設提出 ......................................... 15
3.1 農民參與環境治理意愿的影響因素研究.......................... 15
3.2 社會網絡特征與農民參與農業廢棄物資源化的意愿的關系.......... 17
3.2.1 社會網絡密度與農民農業廢棄物資源化參與意愿 ............ 17
3.2.2 社會網絡規模與農民農業廢棄物資源化參與意愿 ............ 18
第 4 章 研究數據、變量與方法 ................ 28
4.1 數據來源 .......................... 28
4.2 變量的測量與預處理......................... 28
4.2.1 變量的測量 .......................... 28
4.2.2 變量預處理 ........................... 31
第 5 章 數據分析 ........................... 33
5.1 描述性統計分析....................... 33
5.2 信度與效度檢驗........................ 34
5.2.1 信度檢驗 .......................... 34
5.2.2 效度檢驗 ...................... 35

第 5 章 數據分析

5.1 描述性統計分析
在進行實證分析之前,主要從性別,學歷水平,收入等方面對本研究所收集樣本的總體情況進行了分析。統計結果如表 5-1 所示。
表 5-2 和、5-3 是對因變量農民參與農業廢棄物資源化意愿的具體描述統計分析和匯總,如 5-3 表所示,具有參與農業廢棄物資源化意愿的村民還是多于不愿意參與農業廢棄物資源化的農民,其中 67.7%的受訪農民愿意參與農業廢棄物進行資源化。


.........................

第 6 章 總結與討論

6.1 結論
6.1.1 研究結論
本研究以農業廢棄物資源化為例,基于自我中心網絡的結構和關系特征,以農村農民為研究對象,綜合考慮社會網絡的結構特征(網絡密度、網絡規模與網絡中心度)與關系特征(網絡關系強度與網絡異質性)和制度信任對農民參與環境治理意愿的影響,并進行實證分析,深入探討個體社會網絡特征和制度信任對農民參與環境治理意愿的影響機制。研究目的是為解答以下幾個問題:(1)農民社會網絡和制度信任是否是影響其參與農村環境治理的意愿的兩個重要因素?(2)農民的社會網絡和制度信任如何影響農民參與農村環境治理的意愿?(3)社會網絡、制度信任與農民參與農村環境治理的意愿的關系和作用機制是如何的?通過定性研究與定量分析,本研究厘清了農民的社會網絡特征、制度信任與農民環境治理參與意愿之間的相互關系及影響機理,并形成了以下主要研究結論:
1.社會網絡對農民環境治理參與意愿有顯著影響
以農業廢棄物資源化為例,探討社會網絡的結構特征(網絡密度、網絡規模與網絡中心度)與關系特征(網絡關系強度與網絡異質性),這五個特征對農民環境治理參與意愿的影響作用。實證研究結果顯示社會網絡特征的五個特征均對農民農業廢棄物資源化參與意愿的正向影響作用顯著,即對農民環境治理參與意愿的正向影響作用顯著。因為網絡密度較大的農民與周邊的人交流更多,也更容易獲得周邊人的幫助,所以當接觸到環境治理相關知識與技術時,例如農業廢棄物資源化農業技術,其更有信心參與其中。而擁有較大網絡規模的農民,其獲得其他人提供支持的數量就越大,這些支持包括有形的資源、資金等,也包括無形的支持,如有關農業廢資源化的技術知識。這些支持對農民參與到環境治理的行動中具有積極的促進作用。網絡中心性越強的農民因為身處社會網絡越中心位置的農民在信息與資源的獲取的更為便利,這就越有助于其識別與規避環境治理-農業廢棄物資源化過程中相關的風險;同時在網絡中處于中心位置的成員,他們不僅是是信息的匯集地,也是網絡中的“關注點”,他們在行動時會受到來自網絡中其他成員更多的監督。在網絡中表現為一種輿論效應,從而網絡中心性越強的農民更愿意參與到農村環境治理的行動中。社會網絡關系強度使農民更愿意在資本,勞動力和物質事物等領域分享信息,知識并提供幫(Dyer&Nobeoka,2000①;Rowleyeta1.,2000②),這樣農民網絡強度越大獲得有關環境治理-農業廢棄物資源化的信息與資源也越多,所以農民社會網絡強度在一定程度上也能促進農民農業廢棄物資源化參與的意愿,促進其參與農村環境治理。異質性關系可使農民獲得自身所屬社會生活圈之外的新的信息內容及信息渠道,提高其環境認知水平,能清楚認識到農民參與環境治理在改善農村環境衛生中的關鍵作用,進而其更加愿意參與到改善農村環境的農業廢棄物資源化的環境治理行動中。除此以外,社會網絡作為信息傳遞的載體,在成員日常的交流過程中有助于環境保護的信息和知識的傳播,能夠更好的培養村民的環境意識和親環境行為。因此作為環境治理的一種有效方式的農業廢棄物資源化,在本文的實證研究中,受到社會網絡的積極作用也得到了很好的解釋。
參考文獻(略)

原文地址:http://www.cdduwq.com.cn/fanwen/MPA/25870.html,如有轉載請標明出處,謝謝。

您可能在尋找MPA論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MPA論文頻道(http://www.cdduwq.com.cn/fanwen/MPA/)查找


上一篇:北京市高學歷流動人口居留意愿的影響因素之MPA研究
下一篇:建筑設計行業體制改革困境、企業改制及對策研究
福彩3d字谜画谜 七星彩走势图下载 河北11选5四个双号一个单号的组合 澳洲幸运8是什么彩票 福建快三遗漏 免费炸金花游戏下载 淘宝快3网址 淘宝上微商能赚钱吗 福建11选5遗漏 历史记录 nba比分7m 活着只为赚钱吗 斗地主单机版